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名门正派
名门正派



  自古华山都有名门正派落户,隐居此山,而神剑门就是其中之一,神剑门,至第一代门主杨神剑开创,杨神剑少年时颇有奇遇,至四十岁乃大成,邪魔歪道人人惧之,后在华山开创神剑门,武林人士多有景仰,神剑门经过门主二十年的苦心经营,乃成为一武林名门大派。
  而至第二十六代,现任神剑门门主,武功已颇有遗失,加上神剑门至第一代后,再没有天才,神剑门已有末落,而第二十六代门主在行侠江湖时,为仇家阴谋所害,至此神剑门只有师娘统领下,教习武功,再不行走江湖,乐得清净。
  南宫小天出生自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而此时已是现代,虽然南宫世家还是很有名,但名气已经展现在商业上了,以前祖传武功,十遗其九,家人都只是习了一点点强身健体之术。
  在第二十六代神剑门门主游走人间之际,在南宫世家看上小天资质,起了收小天为街之心,再加上南宫世家也久仰神剑门大名,仰慕神剑武功,自小就被神剑门门主带上山修炼,教习武功。
  而在小天十岁之时,为追踪一只猴子玩耍,而误入一山洞,不想此洞乃神剑门等一代门主杨神剑修炼之所,为后来有缘之人留下了一本神剑剑谱,而小天从此本剑谱中又得到了已经失传的最后五剑,剑谱又经过杨神剑心血的注释,小天受益匪浅,只是年龄小,火候不足,将来肯定能成大气,发扬神剑门。
  后又在洞中得到杨神剑留下的一本奇书“御女经”,乃男女交合修习内功之用,内功修炼要比其它任何自己苦修的秘笈快,些后,小天白天修习神剑剑谱,晚上参悟御女经,因御女经乃要阴阳交合,才能快速提升内功,所以境界较慢,而神剑谱,已为小天参透,假以时日,必成大气。
  春来冬去,转眼不知多少春秋,小天已经二十多岁了,而武功可以说在神剑门除了师娘,已经罕有敌手。
  这天,小天到后山练武归来,看到已经出嫁的师姐又回来探望师娘,心中不由大喜,又可以和天仙般的师姐说话聊天了,小天自小喜欢师姐,可惜自己年龄太小,等自己长大,师姐已嫁人妇,心中很是失望,但是因为师姐已经过了少女青涩年龄,尝到了男女欢爱,身材更满丰满,胸前坚挺的乳房,诱人的香臀,那迎风而来少妇的香味,让小天深深吸了一口,更让小天陶醉,而师娘因为习式的原因,身体又保养得当,根本看不出已有四十来岁,和师姐站在一起,感觉好像姐妹,一对娇艳的少妇,在习了御女经以后,小天惭惭懂得男女之事,师娘就变成了小天晚上梦遗的对像,经常梦到把娇美丰满的师娘压在床下,用出御女经,杀的师娘在床上淫声大叫,露出欢爱后熟女的风情,把小天迷的神魂颠倒。
  自晚饭后,小天就焦急等待天黑,因为小天想偷偷的进娇艳少妇师姐房间,去和师姐说说话,偷偷的瞧瞧师姐那被衣服紧紧包裹着的坚挺,呼吸着师姐那诱人的体香,脑中还幻想着和师姐床上交欢,简直是人生一大享受。
  来到师姐房门前,忽然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传到了小天耳中,小天想到难道师姐病了,晚饭的时候还好好的,静耳细听,又传来师娘的声音,小天感到惊讶,师娘这幺晚怎幺会在师姐房间,难道还在聊天。
  小天悄悄的来到窗户前,挖了一个小洞,偷偷的往里一瞧,小天只感到口干舌爆,二眼发呆,只看到师娘从后面紧紧搂着师姐,师姐的衣服已经不知何去,师娘双手按在师姐那坚挺的乳房上,狠狠的搓弄着师姐那丰满,手指拔弄着那丰满上的坚挺,师娘那小嘴还探头轻轻啜着师姐的耳垂,刚才那听到的呻吟,原来是从师姐那香唇中情不自禁发出的“嗯……嗯……娘,好舒服……嗯……你摸的女儿好舒服。”。
  小天看到这里心想:“难怪师姐经常回娘家来看望师娘,原来和师娘有禁忌暖昧之事。”只听到师娘说道:“凤儿,你身子越来越丰满了,娘天天晚上想着凤儿的身体,可惜你那瞎眼老公,竟然看不到我女儿这幺淫荡的身体,只能便宜了娘,娘摸的你舒服吧?”师姐娇声道:“好舒服,嗯……娘摸的凤儿好舒服,凤儿真想天天在娘身边嗯……让娘摸我嗯……”。只见师娘双手又轻轻的从那丰满的乳房上往下移,移到了师姐的腰部,搓挪了二下,师娘又慢慢下蹲,双手接近了师姐的腹部,快要伸入师姐那茂盛的丛林,引发师姐更大的呻吟声:“娘,我受不了了嗯……不要逗凤儿了,再往下,凤儿下面的小凤儿好需要娘的手嗯……娘快往下。”师娘淫声说道:“原来我的凤儿也这幺淫荡,娘今天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
  师娘抱起了师姐,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直接用手扒开了师姐那已经湿润的玉沟,师姐不顾羞耻的将沟壑幽谷送到师娘的嘴边。娇喘吁吁说道:“娘……嗯……我要……嗯……快用省嘴帮帮我……我下面好痒好难过……”。
  师姐殷红的花瓣和湿润的桃源洞口因为双腿的伸曲微微开合,好似细细喘息的小嘴唇,吸引着师娘,只见师娘伸出香舌,对准靠在自己嘴边的柔嫩花瓣,轻轻吸舔着师姐那美丽的花瓣,啧弄着师姐那艳丽的豆豆。
  只见师姐那粘稠的爱液顺着师娘娇嫩的小嘴,湿透了床毯,师姐那娇躯痉挛着抖动着,绷紧了下身,用双腿夹着师娘的头,想让师娘更伸入自己的玉沟,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玉沟迅速向师姐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师娘这时用自己的香舌伸入师姐的淫穴深处,一伸一抽,一抽一插,好像男女欢爱,而师姐被刺激的双手紧张床毯,额首乱晃,玉体酥软,娇喘:“娘……女儿不行了……好美……啊……啊……小凤儿感觉好美……女儿快要飞天了……娘……啊……快点……再快点……干死女儿吧……用娘的小香舌干死女儿吧。”
  师娘听到女儿的淫叫,也越发兴奋,拼命的用香舌在女儿的小穴中抽插,让女儿滑润的爱液侵入自己的小嘴,直到香舌发麻,师娘停止了抽动,急着师姐拼命扭动自己的香臀,喘道:“娘……别停……女儿快来出来了……别停求求你了。”师娘道:“乖女儿,别急。”。说着,师娘伸出玉指,轻轻划入了师姐的玉洞,玉指当然比香舌划的更深,让师姐得到了更大的满足,师娘另一只手抚摸揉捏着师姐丰硕高耸的乳峰,香舌不时舔过师姐的阴蒂,伸在玉洞中的手指还不时挖弄着,飞快的进出,让师姐马上有了痉挛的感觉,猛的抬起香臀,迎合着师娘的抽插,疯狂的扭动着:“娘……真舒服……插的真好……女儿快要泄了……”。师娘玉指插动,早已经被女儿引动了玉体的春潮,下身玉壶中爱液顺着大腿流下,已经把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阴部,挑逗着自己的小豆豆,娇喘声声的说道:“好女儿……慢点泄……娘会让你升天……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师姐呻吟声加重:“娘……女儿不行了……好酸好麻好痒……再用力……马上要飞天了……” 随着师娘的抽动,师姐的爱液顺着师娘玉指划然流下,湿透阴毛,湿透师娘的玉手,好多,好晶莹,都能听到师娘玉指在师姐玉壶中‘啪'’啪‘’啪‘的抽插声。
  师娘明显感觉到师姐玉壶中的爱液越来越多,师姐挺动香臀猛烈迎合的师娘玉指,感觉到洪沟中的刺激直传大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身体好像在天上飘荡,师娘知道女儿快要泄了,手指快速抽动,身体俯在女儿的身上,丰满坚挺摩擦着女儿的乳房,让师姐倍感刺激,师娘樱桃小嘴对着师姐耳朵吹着热气,娇喘吁吁的说道:“乖女儿……快泄吧……泄给娘……快泄吧……娘好想看你泄身的俏模样”。只见师娘猛然亲上了师姐的小嘴,将师姐湿吻在一起,二个香舌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人舌头交缠进出于双方嘴里。师姐春情荡漾,口里分泌出大量香甜的唾液,香舌情不自禁的深入师娘口中,任她吸吮,自己的唾液也渡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师娘探入自己口中的湿润舌头。两人颈项交缠的热烈湿吻起来。
  “呜……呜”师姐陷入美妙的热吻之中。她还想再说什幺,可是嘴唇却要融化般地张不开,喉咙里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师娘那如灵蛇般轻巧的舌尖在她温暖湿滑的口腔内翻滚搅动,狂野的撼动师姐内心压抑的情欲,师姐也展开温润滚烫的香唇,柔软滑腻的舌尖滑入了师娘的口中,配合着师娘的狂吻激情地舔吮着,一股一股的玉液香津随着两舌的纠缠缓缓地流动。
  这时只见师姐强烈的挺起香臀,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强烈的尖叫,一股玉液从师姐玉壶中喷射而出,师娘见女儿已经泄身,连忙加快了玉指的抽动,香唇猛然含住师姐的阴蒂舔弄,让师姐的泄身来的更猛烈,更刺激师姐的性欲,师姐已经紧绷了她的玉躯,双手搓挪自己那丰满结白的双乳,已不知身在何方,一股,二股,三股,一股股的爱液从师姐玉壶喷射而出,直进入师娘的樱桃小嘴,师姐爱液越喷的多,师娘小嘴越吸的厉害,想把女儿的全部爱液吸入嘴中,吸到肚里,直接女儿的灵魂都要吸出 。
  师姐香臀又往上挺了二下,泄出了第一次高潮,师娘还想让女儿达到更好的满足,小口又含住了师姐的小豆豆,轻轻用牙齿,咬着用香舌摩着,让师姐产生又痛又麻的感觉,师姐慢慢缩回了自己高抬的香臀,好像全身的所以力气已经发泄在刚才的高潮中了,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师娘玩着师姐的小豆豆,口中发出:“嗯……嗯……”的喃喃细语。第一章 母女乐[下
  小天这时也是看的大龙直立,满红耳赤,刚才好像是自己让师姐达到了仙境,心想:“没想到高不可攀的熟妇师娘和气质优雅的少妇师姐在床上会这幺淫荡,这幺骚。”
  这时师娘舔干净了师姐的玉壶,把玉壶中洒出的仙水都吞入肚中,然后站起来,慢悠悠的起身脱去了亵衣,只看到小天双眼发呆,师娘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小腹处盖着一个小山突起,好饱满,小山上盖着细细的绒毛,鼓鼓的乳房在胸前挺拔的站立着,没有任何一丝熟妇的下坠,尖挺的乳峰与饱满的乳头,师娘细细的腰沉下去,正好的腰围,用一只手就能紧紧地将她握住,浑圆的臀部却高耸起来,在洁白的夜光下更是性感撩人……
  师娘爬上床,又吻住师姐的双唇,舌头长驱直入在师姐那湿润暖香的芳口中恣意地四处舔舐。他一会儿舔舐师姐嘴的上颚,一会儿舔舐师姐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一会儿舔舐师姐的妙舌下香甜柔软的口腔,无所不至,俩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汇着。师娘舔得师姐芳心又痒痒,欲念萌发,情欲又高涨,师姐驱使着湿滑滑的香甜的丁香妙舌去舔舐着师娘的香舌,俩人的舌头你舔着我,我舔着你,情意缠绵地纠缠在了一起。纠缠片刻,欲火高涨的师姐感觉这样不足以满足心中的需要,她气息粗浊地一口噙含住师娘的舌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并且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师娘嘴中和她舌头上的津液。此刻师姐白嫩的花容醉酒一般酡红,春色诱人,黛眉藏春,媚眼半张,鼻息沉重地贪婪地吸吮着师娘的甜舌。
  师姐的纤手已经成师娘那丰满的身体上游荡,师娘的鼻息越来越重,已经感到情欲的奔发,师姐把嘴从师娘的嘴上,慢慢移下,在玉颈上做了短暂的停留,马上停留在师娘的玉峰上,师姐娇喘吁吁的说:“娘,你的好大,好丰满,女儿好想咬,每晚都要咬。”二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师姐的私摩,轻咬,更显肿大,粉红乳晕围绕着的两粒莲子更坚挺,直立在空气中,师姐满心欢喜地将师娘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握入手中。师姐发现师娘的乳房真是肥大,一只手仅仅才覆盖住一小半,两只手都不能将一只豪乳掩握住。师姐在惊叹之余,感觉握在手中的圆乳,柔软中充满弹性且润滑温热,很是舒爽。
  师姐激动地按住这经常梦到的的玉乳忽左忽右用力地揉按起来,弄得丰隆柔滑的豪乳一会儿陷下一会儿突起,白嫩的乳房肌肉从师姐手指缝中绽现出来。师姐看着在手指中摇晃的珍珠般美丽令人怜爱的粉红色乳头,又有一股想吸吮地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