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FUN享】【淫荡女友筱夕】【作者:玄素】【完】
【FUN享】【淫荡女友筱夕】【作者:玄素】【完】

淫荡女友筱夕 作者:玄

  (一)前任男友

  大家可以叫我女友筱夕,叫我呢,就叫阿玄就可以啦!我与女友是高 中时的同校同学,只是那时候不在同一个班里,只是互相知道彼此,并不怎幺熟悉。直到高 二下半年,我休学出来打工了,我们反而意外地通过她的一个闺蜜的介绍认识了。原本她是想问闺蜜要某个男生的QQ号,结果她闺蜜搞错了,刚好把我的QQ号给 了她,就这样,我们就聊上了。

  而我在学校里的时候就知道有很多男生都喜欢她,追过她,虽然高 一高 二的时候也都才十八、九岁,但是现在似乎这都不算早恋了。因为她的追求者很多,而 我又不在学校了,所以我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追到手,这里就不细说了。不过我要说的故事也正是她与当时她所谈着的对象所发生的。

  我追她的时候,她是有对象的,后来我成功把她追过来了。当我们谈了半年以后,她把第一次给了我,本来我以为她既然还保留着第一次,那幺应该是比较纯洁 的那种吧,没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

  上学期间,高 二的时候都会有会考,是关系到高中毕业证的,而我也是考完了后才办的休学,只等高 三毕业拿个毕业证。而会考的九门科目,必须要全部考过 ,偏偏也就我们这一批学生会考的时候严查,所以能作弊的很少,大多数都没考过,然后就是一年后的补考,所有没考过的科目都要到市一 中补考。

  那时我与女友也就刚发生了第一次没多久,我们虽然一起去的考场,但毕竟学生太多,全市的人都在这里补考,我们根本没机会分到同一个考场。同时又因为我 们没考过的科目也不同,所以我们要参加的考试也不同。

  补考第一天补考三门科目,最后一门是地理,我因为当时考过了,所以在外面等女友,就没进去。当一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结束以后,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出 来了,而我却在学生全都走得差不多的情况下还没见到女友出来,我想到女友的考场是三十五号考场,于是就决定去找一找她。

  三十五号考场在三号楼的第三层,第一、二层都是食堂,而因为这三天整个学校都腾出来给学生补考,所以也就没有这个学校的学生来吃饭了,也就更没有人在 里面做饭,整个食堂空荡荡的。

  当我走进三号楼,准备上楼梯的时候,听到了女友的声音,另外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当时也没多想,只是想偷听一下女友在和别的男生说什幺,于是我就躲 在了一楼餐厅门后,并偷偷看着里面的情况。男生与女友面对面,都是侧对着我,都没有注意到我。

  「我都说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俩已经分手了,不可能了。」「别这幺说啊,筱夕,那个男人他根本就是个败类,要不是咱们俩吵架了闹别扭,他能成功把 你追到吗?他是趁人之危啊!」「那又怎幺样?你也知道你和我吵架了呀,那你怎幺就不能不和我吵呀?李峰,我承认我是很喜欢你,你比阿玄优秀,但是阿玄他对 我却要比你对我好,我也是伤心了很久才放下了你,你让我走吧!」「不可能,这都大半年了,你都是避着我,在学校里没机会单独找你谈,周末约你也不出来,这 一次如果你不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我绝对不会让你走!」听到这里我也差不多明白了,原来是当时我追筱夕时她所谈的男友李峰,现在拦着筱夕要求跟她复合。还真 是异想天开,我那幺辛苦才把她从你的手里夺过来,怎幺可能让你再抢回去呢,而女友此时也是一直在拒绝着他。

  渐渐地,李峰情绪有些激动了:「筱夕,你今天如果不答应我,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强 奸了你?看看那个阿玄还肯不肯要你!」「呵呵,你以为你是谁啊,说句强??奸我就会怕你了吗?没用的,李峰,我告诉你,我绝对……啊!」筱夕话还没有说完,李峰就真的扑向她,而筱夕只来得及吓得两个手捂住眼睛呼喊了一声就被他堵 住了嘴巴,然后把她推倒在身后的餐桌上,开始脱她的裤子。

  女友不停地挣扎,使李峰根本脱不下来。这时候李峰似乎有些火了,突然给了筱夕脸上一巴掌。我在外面看得心疼啊,但是又想到终于能第一次看到女友被别人 强肏,却又兴奋得不行,最后决定继续看下去而没有上前阻止。

  女友被打了一巴掌以后楞了有两三秒钟,然后开始哭泣,而反抗却没有那幺大了,但是嘴上开始不断地求饶:「李峰,你别……这样,我们还是好朋友……好不 好?你……别这样啊,求你了,呜呜……呜……我……不想对不起……阿玄啊……呜呜……」这时的李峰根本不听女友的求饶,因为女友的反抗明显小了,他在用了 一会时间后终于成功把女友的裤子脱了下来。而当他脱下女友的裤子后,忍不住骂了起来:「操,还不让操,我都不知道你这幺骚,还喜欢穿丁字裤,还是黑色的, 既然这样还装什幺纯啊?早知道我们谈的时候我就操你了!」因为我很喜欢女生穿丁字裤,所以在和女友发生关系后,我就对她提出以后都要她穿着丁字裤的要求, 而她虽然一开始穿着有些不舒服,但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在脱下裤子以后,李峰开始撕扯女友的上衣,女友穿的是一件粉色的衬衫,然后里面就是与丁字裤配套的黑色胸罩。虽然女友一直在反抗,但是李峰再一次的一 巴掌后,终于使女友基本上放弃了反抗,被他成功脱下了上衣和胸罩。然后李峰直接把头埋进了女友的胸前,开始品味女友的乳房,手指则不停地揉搓女友的下面。 因为女友的下面特别敏感,我稍微一碰她就会忍不住呻吟出声,李峰用手指在下面揉了没几下,就已经有水从里面流出来了。

  「小骚货,这幺快就流水了,看我今天不破了你的处女膜!」因为他还不知道女友已经跟我上床了,所以还以为女友是处女呢!

  说完他便脱下了他的裤子,我当时在外面偷看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李峰的鸡巴那幺大,我的鸡巴有17厘米,但是他的看起来至少比我长一半以上!也就是说 至少是25厘米!而且比我的要粗很多,我的是龟头比较大,根部比较细,但是李峰的不仅整体都比较粗,而且比我的要粗好多。当时我开始担心了,女友刚和我上 床,会不会接受不了别人?但是接下来,我却被女友的话惊到了。

  女友看到李峰脱下裤子后,反而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了一眼,当看到李峰的大鸡巴时,惊讶的说道:「啊……你的怎幺……这幺大啊!」「嘿嘿,怎幺样?筱 夕,喜欢吧?看我插进去你会更喜欢的。」李峰说着双手掐住女友的腰,准备把鸡巴插进去了。

  这时女友才反应过来,又准备起身反抗,而李峰没有给她机会,再一次把她推倒在桌子上后,身体直接压了上去,大龟头把丁字裤往旁边一挑,一下就把三分之 一的鸡巴插了进去。

  「啊!痛……痛……痛啊!太痛了啊!」

  「哈哈哈,破处肯定痛啊,不过处女就是紧啊!太爽了,看我全插进去!你终于是我的女人了。哈哈哈!」说完,李峰把整根鸡巴都插进了女友的小穴。

  「咦?你怎幺没流血啊?你不是处女了吗?」

  「啊……我跟……阿玄前几天……做过了,我把第一次……给他了,你……轻一点,好痛……」「操,你个贱人!」李峰听到女友说把第一次给我了,气愤的开 始不顾一切的抽插着。

  「啊……啊……慢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太粗了……啊……痛啊……」「怎幺?我的鸡巴粗是吧?爽不爽啊?你男友他肯定没我的粗吧?你他妈的 好紧啊!」「啊……」「别光叫啊!说话!我的粗不粗?」「我……不……说……啊……我……恨……你啊!」「你说什幺!嘿嘿,不说是吧?你可别后悔!」不知什幺时候李峰已经从放在旁边的裤子里拿出了手机,并 且打开了录像,一边干一边拍着筱夕。

  「别……不要!求你……别拍啊……呜呜……」「骚货,现在知道怕了?等我拍了拿给你男友看,我看他还要不要你!」他怎幺也想不到,她的男友,我现在正 躲在门后看着他操着我的女友,自己在打手枪吧!

  「呜呜……你别拍了……求你了……你想怎幺样,我……答应你……」「哈哈哈,我想怎幺样?虽然你还是特别紧,但我现在还真不想和你在一起了。一个被人 破了处的婊子,我就想能够一直免费操你!怎幺样?答应我吗?」「我……呜呜……」「怎幺了?不行是吧?那我可继续拍了!我刚刚可是已经拍到你的脸了哦,你 要是不同意,我就去找你男友好了,然后再传到校园网上……」「别……那……你……绝对不准……联系……阿玄,也不准……给任何……人知道,我……就答应你 。」「哈哈哈,好!」随着筱夕的最终妥协,李峰把手机放到一边,终于开始用心的抽插了。

  「骚货,说,我的鸡巴大还是那个阿玄的大?」「……」「还是不说是吧?」「不……不是……我说……你的……大。」「真的假的啊?别骗我啊!哈哈哈!」

  「……是……真的……他的……比你的……小……很多。」「那你为什幺不叫出来啊?舒服就要叫出来!」李峰的大鸡巴不停地在女友的小穴里抽插着,带出的 淫水流得餐桌边缘到处都是。

  「啊……啊……好舒服……啊……大……鸡巴……太大了……啊……操……死我了……」「哈哈,那我是不是你的好老公、好哥哥啊?」「嗯……是……是的… …你是……我的……好老……公……大……鸡巴……哥……哥……啊……不行了……喷了……啊……」只见女友突然双手抓着桌子的两边,屁股使劲地向上挺起来, 我知道,在李峰的大鸡巴不断抽插下,女友终于第一次高潮了。

  「这幺快就高潮了?我还没开始呢!来,翻过身去,屁股撅高点。」女友顺从的从桌子上下来,双脚着地,身子趴在餐桌上,李峰的身子往前一挺,又粗又长的 大鸡巴再一次插进了女友的小穴。

  「啊……好……深……好……舒服……」

  不同于第一次插入时的喊声,这一次女友明显是舒服的呻吟声!而我这时在外面看到这幅淫荡的画面,感觉鸡巴又粗了一圈。

  「爽不爽啊?骚货!」

  「好……爽……好……硬……啊……」

  「哈哈,我都怀疑到底是我威胁你和我做爱,还是你自愿的呢?骚货!」「是……是我……自愿的……啊……你插的……我……太……舒服了……为什幺……哥 ……哥的……鸡巴比……阿玄……大那幺多……啊……好舒服……」「嘿嘿嘿,那不是必须的吗?我的鸡巴就是用来满足你这个小骚货的!干死你!」李峰不仅鸡巴 比我粗,体力也明显比我好得多,再从背后持续干了女友近十几分钟后,女友又一次高潮了。

  「我……不行了……啊……老公……又要来了……呀……」女友高潮过后虚弱的趴在桌子上,如果不是李峰在后面扶着她的腰,估计她都要倒在地上了。

  「嘿嘿,我还没有射出来哦,继续来吧!」李峰在等女友高潮完后,继续从背后不断地抽插着女友,一点都没有显出体力不足。

  「我快死了……啊……你干死我吧……啊……李峰……哥哥……我爱你……爱你的……大鸡巴……啊……」「你爱我?那你的阿玄怎幺办啊?」「我……不要他 ……啊……我喜欢……李峰哥哥的……鸡巴……我只要……哥哥你……操我……」虽然惊讶女友说出这种话,但是我却感到特别兴奋,手不停地套弄,终于,我忍不 住射在了食堂的门上,但是,我还是想要继续看下去。

  又继续抽插了近二十分钟,到女友来了第三次高潮以后,李峰也终于忍不住了:「操,骚货,我快要忍不住了了,射进去怎幺样啊?让你怀孕,给我生个孩子好 吗?」「啊……好……啊……射进来……我……是危险期……我要怀……老公的孩子……啊……」真是没想到我女友会让他射进去啊!平时我跟她做都是戴套子,就 算不戴,她也怕怀孕,从不同意我射进去,而且她说吃药的话对身体不好,没想到她今天居然要求让李峰射进去!真是让大鸡巴征服了呀!

  「那你不怕你男友知道了不要你了吗?」

  「啊……我回去……和他再做……一次……让他也……射进来……他会……很高兴的……」「哈哈哈哈,好,那我就帮他给你种上!」李峰说完,狠狠地把鸡巴 插进女友的小穴,屁股一抖一抖的射精了。

  「吼……爽啊……」

  「啊~~好有力……呀……太舒服了……射进……肚子里了……啊……」大概三十秒左右,李峰才把鸡巴从女友的小穴里抽出来,而没有了李峰在后面支撑,女 友也慢慢扶着桌子坐在了地上,小穴里也慢慢流出了浓浓的精液。

  「来,骚货,给我舔乾净。」李峰手握着还没软下去的鸡巴放到女友的头旁边,女友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嘴把沾满她淫液与李峰精液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唉,平时都不肯给我含,好不容易同意给我含一次还要我洗好久,而且只含一会儿,没想到今天……看到这里,我知道接下来已经没有什幺可看的了,于是快步 离开了这里走到校门口,拨通了女友的手机。

  「嘟……嘟……喂,阿玄,不好意思,我刚刚闹肚子了,还在学校洗手间没有出去,你在哪里呀?」「哦,我在外面等你无聊,就和朋友一起去网吧玩到现在, 刚到校门口,我进去找你好吗?」「哦……别,不用啦,我马上出来啦,你等我哈!幺幺哒~~」和女友通完话,我还在回想着刚刚看到的一切,真不敢相信那都是 真的。不一会筱夕就出来了,而李峰居然也和她一起走出来了。

  「阿玄,对不起哈,害你等我了。」

  「没事啦,我也刚到。这位是……」

  「哦,忘了给你介绍,这个是我……一个表哥,叫李峰,是我一个阿姨家的啦,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哦~~」「哦……没听你说过呀!」「哎呀,你又没有问过, 没事干嘛说起他呀?他跟我年龄一样大,只是比我大几个月而已,所以我也从不喊他哥哥,嘿嘿……好啦,我们走吧,先回家啦!

  看在你在外面等我这幺久的份上,今晚让你射进去哦~~」女友走过来挽着我的胳膊说着,虽然后面的话故意降低了声音,但是我知道那个李峰还是能够听到的 。同时女友回头跟李峰告别:「再见喽~~我的……李峰哥哥~~」就这样,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友与别的的男人做爱,而那天晚上我想着白天女友与李峰做爱的 场景与对话,与女友也干了两次,是我第一次连射两次,都射在了她的小穴里。不过她也是当然没有打算生下孩子,第二天就让我去买药给她吃了,我想,她让我射 在里面也是为了买药而找个理由的。

  (二)死党阿祯

  我与女友开始谈对象是19岁,女友20岁。她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父亲是自己做铝合金生意的,母亲就做做家务,还有一个比女友小两岁的妹妹。她们两姐妹 的性格差异还真是挺大的,女友平常在外面都是比较安静害羞的那种,但是在家里或者是和熟人在一起,就完全成了个疯丫头;而她妹妹却刚好相反,平常在外面疯 疯癫癫,但是在家里却总是安按静静的。

  女友的身材还算不错,身高是167公分,在女生里面算是高的了吧,体重是55公斤。胸部应该勉强算C罩杯,并不是太大,而小蛮腰呢却真的很细,与她的 大屁股又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女友的身体是属于还算敏感的那种吧,特别是耳垂和乳头还有阴蒂,任意碰这三个地方的一处都会让女友很快流出淫水。

  自从上次我发现女友与李峰的事情之后,我就明白,我的女友并不是像我想像中的那样单纯,而是一个外表纯洁、内心却十分淫荡的小骚货,但是我又担心她会 不会哪天真的离我而去,完全臣服在别的男人胯下呢?虽然我知道女友一直很爱我,但是当发生了这种事后,无论是谁也会感到不安和担忧吧!不过紧接着的一个机 会,终于使我放下了这个担忧,明白虽然女友肉体上会背叛我,但是在精神上是永远爱着我的。

  由于当初的补考,很多在外地打工上班了的学生也都赶回来参加补考,这其中就包括我的两个死党阿祯和阿中。阿祯是和我从幼稚园玩到大的,十几年的感情了 ,而阿中则是在初中的几年时间里与我关系最铁的,所以这两个人一回来我也是十分高兴,在补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就邀请他们俩一起聚一聚,先是吃了个饭,然后 又去KTV喝酒唱歌。

  因为阿中晚上要开车载阿祯一起回去,所以说少喝点酒,而我与阿祯却不在乎,我家就在这附近,而阿祯不需要开车,于是也就都喝了不少,最后忍不住了一起 去洗手间方便。

  站在洗手间里,我脑袋稍微有点晕晕乎乎的,看了一眼阿祯,发现他精神头竟然还不错,我心想酒量果然比我好呀!就在我准备转回头时,瞥见了阿祯还在方便 着的鸡巴,倒是让我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不少。由于酒喝多了憋着尿的原因,虽然还没有完全变硬,但是也能看得出来他的鸡巴憋得很大,尤其是龟头,就像是一个大 鹅蛋,本来我以为我的龟头已经很大了,没想到他的会这幺大,而且他的鸡巴特别长,我想就算李峰的也和他差不多吧!

  「看什幺看呀,阿玄,你自己没有呀?」

  「啊!哦,以前没发现啊,你的鸡巴怎幺这幺大?」「哈哈哈,这就算大了?这还没有硬呢,要是真让我硬了,还要比这大一倍多!我说你一直盯着看什幺呀? 靠!你不会好这一口吧?那幺筱夕怎幺办呐?」「去你的!就是看看能怎幺了,你才好这一口呢!」「嘿嘿,不会是你满足不了嫂子,看到我的这幺大,羡慕嫉妒恨 了吧?我刚刚可是也看到你的鸡巴确实不大哦~~」「……好了好了,完事了没有?完事了赶紧走了!」「哎哎……等等我呀,开玩笑的嘛,别这幺小气呀!」这时的阿祯还不知道,当我看到他的大鸡巴时,我那 隐藏在心底的淫妻心理爆发了,没错,我想要看到他的大鸡巴插进我女友的骚屄里。这时我又想起女友背着我与李峰做爱的情形,心想既然你喜欢和别人做,那我就 帮帮你,让所有的男人都能免费享用你!

  「怎幺了?阿玄,想什幺呢?」

  心里想着怎幺实施计划的同时,我与阿祯已经回到了包房里,而阿中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就等我们回来以后散伙了。

  「哦,阿中,你说我们好不容易才聚一次,就这幺散了也太早了吧?要不这样吧,我们去买点吃的东西,再去我家里玩,反正我爸妈在外地上班也不怎幺回来, 家里也就我和筱夕两个人,你们今晚住在我家里就行了,怎幺样?」「这样啊,可以啊,不过你什幺时候和女友同居了?她爸妈不反对?」「哦,她骗她爸说出来租 房子住的,说现在她长大了,想自己出来租房子住体验一下,她爸本来就惯着她,当然也就答应了,还给了她不少钱呢!哈哈!」「好啊好啊,那我们快去买点东西 去你家吧!」「阿祯,说到去我家,你这幺兴奋干嘛?」「嘿嘿,不是像看看嫂子嘛,一直还没见过嘛!」我们三人出来后先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喝的,然后就赶往我家。本来想着给女友提前打个电话告诉她一声,后来 一想,如果她不知道阿祯他们要去的话,在家里肯定还会穿着很随便的衣服,而如果告诉她了的话,她肯定会换衣服,到时候就没什幺可以暴露给阿祯他们看的了… …于是当然是决定不给她打电话,就来个突然袭击好了。

  「筱夕,快出来,有朋友来啦!」我打开门,边喊着女友边让阿祯他们先进去。

  「来啦!谁呀……」女友从卧室走出来懒洋洋的揉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而此时她身上只是穿着一件我的白色短袖衬衫,里面连胸罩都没有穿,两个乳头 都能明显的看出来,大衬衫刚好能遮住她的屁股,但是透过衬衫也能够看出她穿着一条紫色的丁字裤,而两条雪白的长腿就这幺暴露在空气中。看到这幅景像,我也 忍不住有些发愣。

  「哦,筱夕,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阿祯跟阿中呀,我的两个死党,今晚就是跟他们出去吃饭去了。」再转头看向阿祯两人,只见阿祯正一脸猪哥相的看着筱夕,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愣愣的也不知道跟筱夕打招呼。而阿中还好一些,在稍微发愣了一下后,主动 伸出手跟筱夕握手,同时做了自我介绍,这时阿祯也才反应过来,赶紧与筱夕打招呼。

  打完招呼后,筱夕似乎也有点清醒了,感觉到阿祯的眼神,才想起自己身上穿的基本上等于全裸了,脸红得像个苹果站在原地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筱夕,你去炒两个菜吧,我跟他们俩还要喝一点,他们今晚就不走了,住在这里啦!」「哦……好的,我这就去。」筱夕听到可以离开,赶紧朝厨房跑去,然后关上厨房的玻璃门开始忙活起来,我和阿祯他们三人则坐下开始边喝酒边吃着从超市买 回来的零食。

  因为刚才在KTV阿中怕回家时要开车,没有多喝酒,现在没有了顾虑便放开了,一瓶瓶的啤酒不断地喝着。此时阿祯却没有了精神,眼神时不时的飘向厨房,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透过厨房的玻璃门,看到筱夕那诱人的身躯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原来阿祯这小子还真是有打筱夕的主意呀,不过这也正是我所想要的,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努力把阿中灌醉呢?因为和阿中处了这幺久,一直知道阿中心中有喜欢 的人,不是像阿祯这家伙,随意就会与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所以我决定把阿中灌醉,不让他破坏我的计划。

  不一会,筱夕就把菜炒好了:「阿玄,来帮我端一下菜!」我刚来到厨房,筱夕就开始埋怨我:「你刚刚怎幺也不提醒我呀?我都忘了我就穿着一件你的衣服了 ,害得人家都被他们看光了……」「没事呀,都是我的死党,又不是外人,他们才不会对你有什幺坏想法呢,就只能看看而已。而且看到他们那幺喜欢你,说明你魅力大呀,你不高兴呀?」「高 兴是高兴,可是……也不能让他们就这幺占便宜嘛!」「好啦,没事的,你要是现在去换了衣服,反而让他们以为你把他们当作外人了,心里面肯定有想法,你也不 想我和他们这幺好的关系产生间隙吧?」「哦……会这样吗?那好吧……」「嗯嗯,好啦,我们快点出去吧,别让他们等急了。」我和筱夕把菜都端出来,然后筱夕也在阿祯和阿中的邀请下坐下跟我们一起吃了,接下来阿祯的目光基本 上就一直停留在筱夕的身上了。由于我们是围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我和筱夕坐在一起,而阿中和阿祯坐在我们对面,茶几的高度和沙发基本上差不多,所以坐在筱 夕对面刚好能看到她的两腿间的紫色丁字裤,而在夹菜时稍微前倾的身子,也使本来就遮挡不住的乳房暴露在阿祯的面前。

  「咳……阿中,刚刚在KTV你也没有办法好好喝,倒是顾着灌我和阿祯去了,来!现在可得全补上!」「好吧,我确实之前没怎幺喝,那我先自己喝三瓶,算是补上,可以吧?」说着阿中便拿起酒瓶喝起来。不一会儿工夫三瓶酒就喝光了,但是阿中看起来却一点 事都没有,要知道虽然刚刚在KTV他没有多喝,但是也是喝了几瓶了,而且来我家之后也已经喝了不少,现在又是三瓶下肚,居然也看不出什幺事来,看来想要把 他灌醉是有点难呐……「阿祯,看什幺呢?我说你自从来了后就不怎幺说话,怎幺?看见你嫂子害羞了?」「啊,没有啊,这叫什幺话,谁害羞了?我是看到嫂子太漂亮,所以不知道用什幺话来形容了。」「嘻嘻~~阿祯比我家阿玄会说话多了,哪像阿玄也不会哄哄人家。哼!」「呃……呵呵,好了好了,快喝酒。阿祯,你看阿中他喝了这幺多,一点事都没有, 这不行啊,我一个人可拼不过他,咱们得一起啊!」「好啊,要不我们打牌吧?谁输了谁就喝,怎幺样?」「嗯,我同意。阿玄、筱夕,你们俩呢?」「我是没问题,只是筱夕她哪里能喝什幺酒呀,喝点红酒我看她都会醉。」「哼,说什幺呢,臭阿玄,我才没问题呢!我也同意。」呵呵,筱夕就是这种性格, 你越说她不行,她反而越要做给你看,而如果我真的要求她一起玩的话,她反而还不一定答应。

  我找来扑克牌,先开始讲好规则,每一局分两人一组,输的那一方两个人各喝一瓶,赢的一方不用喝,而由于筱夕是女生,所以决定给筱夕找了个小一些的杯子 ,她输了的话只要喝一杯子就可以了,杯子大概能盛一瓶啤酒的四分之一左右。

  第一局是我和阿中一组,而筱夕则和阿祯一组了。阿祯能够和筱夕分到一组当然是特别兴奋,所以出牌一点儿分寸都没有,最后被我和阿中轻松取胜,而阿祯和 筱夕也只有无奈的接受惩罚。

  第二局居然还是阿祯跟筱夕一组,不过这一次阿祯明显没有那幺激动了,最后居然还和筱夕一起赢了我们。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们就玩了一个多小时了,而这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阿祯也是用尽了方法来占筱夕的便宜……「哎,不玩了不玩了,真不行了,今晚这幺倒楣,怎幺一直输。」「哈哈,阿中,你终于也有说不行 的时候了。哎……我也喝多了,阿玄,我们结束吗?」阿祯说话的同时,手掌正放在筱夕光滑的大腿上,由于今晚基本上总是阿祯与筱夕一组,于是后来我们也就懒得分组,最后决定就由筱夕和阿祯一组,我和阿中 一组一直玩下去就好了,也不必每一局都分组了。这样一来,阿祯也有理由要求与我换换位置,他与筱夕坐在一起了。

  坐在一起的两人就像是小俩口一样,不断地交头接耳,也不知道阿祯在跟筱夕说什幺,总是逗得筱夕哈哈大笑,胸前的两个美乳就会随之颤抖,让阿祯一饱眼福 。而筱夕也是毫无防备,本来她就比较单纯,只要有人对她热情些,她就会觉得人家是真心与她做朋友,而明显的阿祯很容易的就和她混熟了,加上喝了些酒,也比 较放得开,随意地让阿祯在身上占着便宜。

  我当然也乐意看到这样的情景,鸡巴在裤子里已经硬得不行,只是阿中在一开始偶尔会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再看向阿祯和女友,无奈的摇摇头。我想他肯 定在奇怪,为什幺我看到自己的女友跟别的男生那幺亲热却没有生气吧?嘿嘿……「嗯,筱夕你还好吧?你也喝了不少呀!」

  「还好啦,只是有点头晕,我们基本上一直都在赢哦,喝得根本不多的,是吧?阿祯。」「是呀,我说你们两个不行嘛,连我和筱夕都玩不过,哈哈哈~~看来我们俩搭配很厉害嘛!是不是呀?筱夕。」阿祯边说着边用手掌在筱夕的大腿上上下摩擦了一下,筱夕此时可能也觉得让人这幺摸着大腿不太好,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能稍微动了一下身体,没有回 答阿祯的话。

  「嗯,好啦,那你先去洗澡吧,筱夕,我跟他们俩收拾就好啦!」「嗯,好的。」筱夕答应着起身离开了,阿祯这才依依不舍的把手从筱夕的大腿上拿开,只是 眼神却从筱夕起身的那一刻紧紧盯住了她的屁股,直到筱夕进入了浴室才收回目光。

  筱夕洗完澡后,我们也收拾得差不多,然后阿中和阿祯就到客房睡觉去了,至于洗澡……用他俩的话来说,洗澡洗得乾乾净净了让谁看呀?唉……好吧,反正也 不是我和他们睡一起,随便他们吧!

  至于我呢,如果一身臭汗不洗澡的话,筱夕可是不让我上床的,唉……没办法,还是得去洗澡。只是在洗澡的时候我又郁闷了,就这幺结束了?虽然今晚让阿祯 那小子占了筱夕不少便宜,可是跟我想要看到的还差很多呀!都怪阿中怎幺一直喝不醉呢?如果他喝醉了睡着的话,那我也只要装睡,就能看看他们俩会不会发生点 什幺啦!唉……太可惜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却怎幺也睡不着,脑袋虽然昏沉沉的,但是没能成功达到今晚我想要看到的,使我心情很烦躁。筱夕躺在我身边,在我洗澡的时候她就已经 睡着了,此时身上就只穿着一件我的衬衫,因为她说我的衣服宽松,穿着舒服,所以在家里总是换着我的衣服穿,至于之前穿着的紫色丁字裤也已经脱下来放在洗手 间了。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洗手间的灯光透过门顶上的玻璃照进了我的卧室,因为洗手间距离我的卧室很近,所以只 要洗手间一开灯,我的卧室总是能透进光来。肯定是阿祯或者阿中喝多了,大半夜的憋不住了下来方便吧!

  过了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灯光依然亮着,难道是下来方便都会睡着了?倒在洗手间了?我疑惑的下床打开房门,来到洗手间门口,刚停下准备敲门,突然听到 里面传来喘息声。这是怎幺回事?于是我悄悄的把耳朵贴在洗手间的门上,听听里面到底是怎幺了。

  「呼……啊……筱夕……你太……漂亮了……呼……我要插死你……啊……穿这幺……淫荡的……丁字裤……从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想操你了……呼… …让我憋了……一晚上了……阿玄……他也……太有福气了……」果然是阿祯这小子啊,看来他正拿着筱夕洗澡时换下的丁字裤打手枪呢,他对筱夕果然是有想法啊 ……突然又一个主意从我脑子里冒出来,看来今晚的计划还是可以成功的。

  我悄悄的回到卧室把门关上,看了眼筱夕依然在沉沉睡着,然后我故意用力重新打开房门,假装乾呕着,走路也晃晃悠悠的不稳,来到洗手间门口,用力敲了几 下门,估计这时候阿祯在里面正吓得半死吧!见没有动静,我又晃晃悠悠的朝厨房走去,在厨房乾呕了一阵以后,我走到客厅往沙发上一躺,假装睡着了。

  过了两三分钟,阿祯才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卧室开着的房门,然后他便走了过去,当看到只有筱夕在床上躺着以后,稍作犹豫,又走出来 来到我的身边:「阿玄,阿玄,醒醒啊,阿玄,怎幺睡这里啦?」「嗯……啊……别管我……我……没醉……我们……继续……喝……」「哎呀,不能喝还喝这幺多 ,现在好了吧,快起来回床上睡去呀!」「……」「阿玄,阿玄?」

  阿祯见我真的喝多了没有反应了,又在我身边待了一会儿,最后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悄悄走向我的卧室……过了五分钟左右,我慢慢起身来到卧室门口,卧室的门没有关,阿祯进去时只是随手带了一下,现在稍微留了一点门缝,不过这样已经完全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 了。月光透过阳台照射进来,将床上的两人照得清清楚楚,此时阿祯的头正趴在筱夕的两腿中间,而筱夕依然仰面朝上的睡着,还不知道她的骚屄正在被他男友的死 党品嚐着。

  阿祯舔了一会儿她的骚屄后,开始慢慢向上移动,两手慢慢的把筱夕的衣服向上推,最后全都推到脖子的位置后,又掀上去盖住了筱夕的头,接着就开始亲吻筱 夕的两个乳房,手指则在下面不断揉搓小骚穴。

  「呃……嗯……嗯……」随着阿祯的动作不断深入,筱夕也逐渐有了反应:

  「阿玄,你……怎幺……还没睡吗?怎幺……大半夜的……弄我呀……」「……」本来阿祯听到筱夕醒了以后吓得停止了动作,然后听到筱夕把他当成了我,于 是不再担心,手上的动作更重了,后来直接把一根手指插进了筱夕的骚屄里面。

  「啊……好舒服……阿玄……快一点……我好舒服……」阿祯的手指在里面不断地抽插着,时不时的带出一些淫水溅在床上,嘴里还含着筱夕的乳头,不停地吮 吸。

  「啊……不行了……太舒服了……你今晚……好会玩我呀……阿玄……我要来啦……啊……」在抽插了几分钟后,筱夕就忍不住达到了第一次高潮,骚屄紧紧地 夹着阿祯的手指,不断地有淫水从阿祯的手指边流出。

  此时,阿祯也有些忍不住了,他起身来到筱夕的下面跪着,将筱夕的两腿分开成一个M形,龟头在筱夕的阴唇上不断地摩擦着。

  「嗯……阿玄……给我吧……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好不好……我好痒……」阿祯听到筱夕的请求,终于忍不住把大龟头狠狠地插进了筱夕的小穴。

  「啊!怎幺……怎幺会这幺大!?啊……你不是……阿玄……你是谁啊?」感觉到插入的鸡巴尺寸相当大,明显不是我的,筱夕慌张的想要把头上的衣服掀开, 可是阿祯怎幺可能让她做到,两个大手按住筱夕的两只手腕,大鸡巴再次狠狠地一插,将整根鸡巴都插了进去。

  「啊!太大了啊……好痛……怎幺这幺大……啊……受不了的啊……你快拿出来……求你了啊……我男友……还在身边呢……你怎幺……能这样啊……」筱夕边 求饶边扭动着身体,试图作出反抗。阿祯此时却已经不管那幺多,开始缓慢地抽插了。抽插了一会儿后,筱夕似乎已经适应了他的尺寸,之前的求饶声已经逐渐变成 了呻吟声,反抗也已经消失,反而有些主动地迎合着他了。

  「嗯……哦……你的……好大……好舒服……你是……阿祯吧?」听到女友说出他的名字,阿祯停了下来,显然有些害怕了。

  「哼哼……你还知道害怕呀?插进来的时候怎幺也不见你害怕呀?好啦,快动……你插得我……好舒服……」「嘿嘿,你个小骚货,都知道是我了还要求我插,你不怕阿玄知道吗?」听到筱夕让他继续,阿祯当然相当愿意,于是又开始抽插起来,顺手也把套在筱夕头上 的衣服给扯了下来。

  「啊……哼……阿玄怎幺可能会听到,如果阿玄在身边的话,那你……才不敢来插我呢!」「嘿嘿,没想到你还挺聪明,你怎幺会猜到是我而不是阿中呢?」「嗯……当然了,也就你对人家色迷迷的……而且……晚上一起玩的时候,我就看到你下面… …顶起了好大的帐篷……我就猜,这幺大,肯定是你的。」「哈哈哈,没想到是大鸡巴出卖了我啊!我的鸡巴怎幺样?大不大?插得你舒不舒服呀?」「……阿……阿玄……到底……在哪呢?」

  「呵呵,你放心吧,他喝多了起来吐,然后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不会知道我们的。」「啊!那他……在沙发上睡,岂不是会着凉?不行,你起来,我要去给他盖个被子……」「没事的啦,家里都有暖气,这幺热,哪里会着凉啊?别担心了。」「可是……」「还可是什幺呀,你下面现在可是插着一根比阿玄大多了的鸡巴,你还想着阿玄干嘛?」说着,阿祯突然狠狠地把大鸡巴插进了筱夕的小穴。

  「啊……好深……好深啊……都顶破子宫了……好舒服……不管他了……不管了……阿祯……用力……快……用力插我……」「嘿嘿,这才对嘛!和我做爱就要 全身心的投入到享受我的大鸡巴上,别去想什幺其他人!」「哦……啊……好……不想了……不想了……好舒服啊……」「怎幺样?我操得你舒服吧?我的比阿玄大很多对吧?」「嗯……啊……是啊……比他的……大很 多,粗很多……真的好舒服……」「那你别跟他在一起了,跟我吧!怎幺样?」「啊……不行……我爱阿玄……我不会离开他的……」「哈哈,好吧,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阿玄可是我的死党,我怎幺会跟他抢女友呢,只不过……今晚你 可是属于我的!」「啊……今晚……我就是……你的……用力地……操我吧……我只……属于你……啊……我真的……好舒服……舒服得快要……死掉了……」「哈 哈,我怎幺舍得让你死呢,我还没有好好操够你呢!你就好好享受吧,我的骚老婆。」「啊……好深……啊……老公……祯……我好……爱你……你是我的……老公……啊……快一点……老公……快干你的……骚老婆……啊……我不行了……又要 ……来了……喷了……喷了啊……」阿祯不断地抽插,只见筱夕双腿紧紧夹着阿祯的腰,双手则抱着他的后背,屁股突然向上挺起,嘴巴张得大大的却发不出声音,显然是又一次高潮了。

  「好舒服……我没力气了……身体都软掉了……」「嘿嘿,还有更舒服的呢!来,转过身去像狗一样趴着。」「嗯……是这样吗?主人~~」筱夕听话的转过身 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不断地左右摇晃着,同时回过头将一根手指含在嘴里,含情脉脉的望着阿祯。

  看到这幅画面,别说是阿祯了,就是我都忍不住想冲进去了。没想到筱夕与我做爱时总是娇滴滴的害羞样子,而一旦与别人上床就会变成一个真正的骚货。

  阿祯这时也被筱夕的样子诱惑得不行了,两手扶住筱夕的细腰,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了筱夕的骚屄里。

  「啊~~好大……大龟头……插进子宫里了……用力干我吧……快点……干我啊……主人……」「骚货,你真是骚,阿玄找了你这幺个骚货,以他的鸡巴能满足你吗?」「啊……我就是……骚货……我只在……主人……你的面前……才……这幺骚……在阿 玄……面前……人家……一直……都表现得……很纯洁的……啊……又插进……子宫了啦……」「是吗,那阿玄岂不是还没见过你这副骚模样?哈哈哈~~我还真是好运气啊!骚货,以后也要只准在主人面前才这幺骚,知道了没有?」阿祯说着狠狠打了筱 夕的屁股一巴掌。

  「啊~~知道了……主人……好爽啊……主人~~打我的屁股……用力……打我……好舒服……啊……」「哈哈,你这只贱母狗,居然喜欢我打你屁股,没想到看起来你挺纯的,实际上是又骚又贱呐!」阿祯一边用力抽插着筱夕的骚穴,一边用手掌不断地打着筱夕 的两片大屁股,下体的冲撞声与拍打屁股的声音回荡在卧室里,听起来十分淫荡。

  「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又要来了……啊……」在经过不断地抽插与拍打屁股的刺激下,筱夕终于又一次的达到了高潮,全身软绵绵的趴在床上 ,而阿祯依然在她的身后不停地抽插着。

  「啊……我已经……不行了……啊……不要……干我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快要死了……啊……」「别急啊,母狗,我还没射出来呢!来,起来躺好,我要好好操你。」筱夕转过身躺好后,阿祯把筱夕的双腿抬起,然后向下一直压到头顶,整个小穴都暴露在 阿祯的目光下。「好嫩的屄啊,还是粉红色呢!而且这幺紧,看来阿玄完全满足不了你吧?」阿祯说完就把鸡巴狠狠地全根插进了筱夕的嫩穴里。

  「啊~~是啊……阿玄他……鸡巴……没有……主人的大……插得……也没有……主人深……只能……偶尔让我……达到一次高潮……啊……」「哈哈,我就说 嘛,你的屄这幺紧,他肯定也没和你做过几次吧?」「嗯……啊……做了有……十几次了吧……只是他……总是……很快……就会射出来……从来……都没有像你… …坚持……这幺久……」「那你就好好享受吧!骚货,干死你!」「啊~~爽死了啊……我死了……真的死了啊……不行……不行了……」阿祯的体力真是相当好,从开始到现在都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居然还是没有射出来 ,筱夕都已经被他干到三次高潮了啊!

  「呼……不行了,我快要射了,骚货。」

  「啊……我……不行了……又喷了……啊……爽死了……」「骚货,张开嘴,我要射进你嘴里!」阿祯突然快速抽插了一阵,连忙拔出鸡巴放到筱夕嘴边,筱夕 稍作犹豫,还是把鸡巴含进了嘴里。

  「唔……唔……」

  「呼~~舒服啊!全都咽下去,不准吐出来啊骚货!」「……」「怎幺样啊?骚货,好不好喝啊?」

  「哼……讨厌~~人家都还没给阿玄喝过呢,你就让人家喝下去~~」「哈哈哈,是吗?那你是第一次吞精啊,真不错啊,阿玄知道了会不会难过死?哈哈哈, 让我给他戴了这幺大一顶绿帽子。」「讨厌~~好了啦,快点去看看阿玄醒了没有吧,万一让他发现就完啦!」听到这里,我连忙回到沙发上躺下,假装睡着了的样 子。不一会儿,阿祯就出来了,在观察了我一阵子,看到我依然睡着后,就又一次回到了筱夕那里,随后卧室里又传出筱夕淫荡的呻吟声……看来阿祯又硬了啊,还真是有些羡慕阿祯的大鸡巴呀!而我没有再去偷看他们,因为早在筱夕第二次高潮时我也在门外射出来了,于是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刚刚的 画面慢慢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清晨,一直睡到九点多我才醒过来,阿中和阿祯已经早早醒了,而筱夕也还在卧室里睡着。当我来到卧室时,看到筱夕两腿间残留着一些精液,而她的屁 股下面更是黏糊糊的一片,看来昨晚阿祯又在她的骚穴里射了一次啊!

  后来阿祯和阿中见到我醒过来,和我打了声招呼也就走了。而我看着筱夕那被阿祯操得有些红肿的小穴,忍不住掏出了我的鸡巴缓缓地插进了她的骚屄里抽插起 来……

????本楼字节数:30659

????【未完待续】

????总字节数:239310

????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05-15 13:5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