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很骚的天蝎女
很骚的天蝎女


 婚礼是件美好却又麻烦的事情。席间坐满了男女双方的亲友。我和小友、罗达坐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我的名字叫林仙茵。大家第一眼看到我,都会以为我是美国人或欧洲人,其实我爸爸是中国人,我妈妈是德国人。不过我长的是金头发,白皮肤。穿着白纱的美丽新娘是我的好友淑慧。她老公廷祥看起来不错,个性也很好,是个新好男人。
  淑慧邀请我和我的同事李晓友和罗达来参加,虽然我们的工作很有弹性,不过也不能随便露面,但是我们仍然到了。新娘子她大概不晓得他们俩的恐怖之处┅┅
  会场是设在淑慧她祖父的牧场上,一大片如诗如画的草原,周围是平缓的翠绿丘陵和高大树林。会场装饰简单典雅,美酒佳肴摆满了餐桌。这时离用餐时间还有一段距离,我于是到外面散步。一群可爱的小孩子们在嬉戏。要是我没穿这身黑色套装来,我也会陪他们一起玩(我喜欢穿这样)。
  我继续走着,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不久,小友跟了上来。他算是我的下属,一个身材精瘦、外表斯文的中国男子,除了好美色之外,倒是个很好的男人。
  我们聊着聊着,慢慢靠近了树林。小友看着我使了个眼色,我知道他又想干嘛了。我们俩第一次的疯狂激情,使我至今仍难以忘怀!
  我们走进这片高大的树林中,阳光一丝丝的从树叶的缝隙间穿透进来。忽然小友从背后热情的环抱着我,感觉真好!他用眼神询问我是否有兴趣。(我想我有,而且深深地期盼着。)在我还来不及回应前,小友已经用唇封住了我的唇,我的脖子┅我的胸口┅双手则抚摸着我的大腿和屁股。
  「嗯┅啊!」我被他弄得也很空虚难耐,我抚摸着他的头发和肩膀。小友解开了我的黑色针织外衣和白衬衫,再解开我的黑色蕾丝胸罩,然后一口气脱掉它们。我美好的身体半裸着,乳头也硬起了。
  小友含舔着我的乳头,「嗯嗯┅」然后换到另一个。直到我大声喘息起来。
  我向后仰,小友他用一只手扶着我,他看出了我的饥渴。他把中指伸进我的阴道内,上下滑动着。「喔┅嗯啊┅啊!啊!」我愈来愈湿,随着小友的手指和舌头而更加亢奋。
  我们的身体颤抖着,我们一起轻轻地倒在地上,小友温柔地脱掉我的迷你黑裙,不过他的脸色显出焦急的样子,再褪下我的黑色丝袜。他把头埋近我的双腿间,舔  着我的阴蒂和阴唇,「嗯!嗯┅」他把我的腿往上推,让我自己抓着。
  动作敏捷的他一下子就自己脱了精光,小友扶着阴茎顶在我的阴道口,我则闭上眼睛享受这感觉。「唔!嗯┅」小友慢慢地扎进我的阴道,慢慢的撑开。他的很大,而我的又很紧。小友热涨的阴茎,摩擦着我的软肉。我感觉点疼痛,可是又很爽!
  小友俯下身来,我们的双舌交缠着。他抓揉着我的双奶,不急不徐地抽插着我。「啪  !啪  !」的交合声在我俩之间回响着。「啊!嗯┅┅」我又喷了一些爱液。我们媚眼相看着。小友抽送的愈来愈激烈!每一下都深深地顶撞着我。
  「喔!喔!喔!」我兴奋着大叫。小友愈来愈激烈,好像快要射了。而我自己也快要高潮了。我双手双脚紧紧夹着他的腰臀。正在关键时刻,「啊!」我看到罗达站在附近观赏着整个好戏。
  「喔┅┅喔!喔!嗯┅哼、哼┅┅」我们向火山一样爆发了,我们的汁液横流,身体交缠,颤动喘息着。
  不久小友也注意到了罗达。两人相视一笑。罗达长的比小友高壮,脸蛋也比小友帅很多。
  两位男士同时看着我,好像在徵询我的意见。
  「没关系,一起来吧。」我说。
  罗达很快的就进入状况,开始抽插我还湿淋淋的阴道。小友也开始柔捏我的双乳,亲吻我全身。小友把阴茎放到我嘴前,于是我帮他含弄着阴茎。我们都愉悦的互相抚摸着。不过他们联手,让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我们三人都情绪高昂!
  罗达说∶「我要从后面来罗!」于是他们俩人抽离我的身体。我翻起身,趴跪在地上,「嗯┅┅」罗达又深深地插了进来。小友则是坐在地上,享受着我的服务。罗达趴在我背后,双手抓着我的奶子揉搓,用力从后面撞击着我!发出了「啪  、啪  」的声响。我们都很卖力,不过最辛苦的应该是我吧。
  「嗯!哼┅┅」罗达射的我体内满满的。阴茎停留在我体内,趴在我身上喘息。接着小友也喷得我满嘴都是,「呼、呼┅┅」我躺在两个满身大汗的俊男之间喘息着。我们休息没多久,  仓那边就传来请宾客们用餐的声音。
  我们赶紧整理着装,然后走回婚礼场地。
  我这两个属下真色,只怕组织里的其他女同事迟早会招殃。
 
  
【完】